公司动态
一新锐药企狂揽5位高管,红杉复星等提前布局,基因治疗即将全面兴起
来源:Jessie E药经理人  发布日期:2020-08-04

在中国,基因治疗并不算发展最早的领域,但却是带领国内医药行业‘弯道超车’最有潜力的种子选手。 

继诺华Zolgensma 和Spark Therapeutics公司 Luxturna 获批后,基因治疗领域将迎来“第三基因药”!

近日,按照PDUFA指标公布的FDA新药审评时间表中,BioMarin公司的血友病A治疗药物Roctavian (valoctocogene roxaparvovec),或将作为美国第三款基于AAV的基因疗法在今年第三季度获批。


在全球传来好消息的同时,中国的基因治疗也紧跟其上,并不逊色。7月22日,我国首例通过基因编辑来治疗重度地中海贫血症患者获得成功,对国内基因治疗市场意义非凡。其实,国内基因治疗更早的临床案例,是来自一家眼科基因疗法公司——纽福斯。其创始人李斌教授最初是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的眼科医生和教授,从2008年便开始基于AAV的基因治疗研究,以Leber’s遗传性视神经病变(LHON,线粒体相关疾病)作为突破口,并于2011年启动全球首例针对该疾病的基因治疗临床试验。参与此临床试验的9例患者至今已观察8年,显示了基因治疗长期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该记录也是至今全球基因治疗领域最长的随访记录,系列结果已发表在Nature杂志子刊、柳叶刀杂志子刊和眼科顶级杂志Ophthalmology上。

2011年由李斌教授发起的全球首例LHON基因治疗临床试验 ,图为李斌教授亲自为首例病人进行注射治疗


在2017年至2018年间,李斌教授团队完成了包括159名Leber’s遗传性视神经病变受试者(分别来自中国大陆、中国台北和阿根廷)的国际多中心基因治疗临床试验。这也是据公开资料显示迄今整个基因治疗领域全球最大样本量的临床试验。


“找方向找了一年,决定只花了1秒。” 李教授开启眼科基因治疗领域的研究起因,源于2008年看到美国Spark公司全球第一个眼科基因治疗药物在当时的临床试验结果发表在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他敏锐地意识到一个时代的机遇已来。而对于这1秒的决定,李教授已经坚守了十多年。从开始眼科基因疗法的研究到纽福斯的创立,整整8年,从未考虑过成立公司,但越来越多LHON病人主动找上门来,直至将产品推向临床上市成为必须。因为李教授的初衷完全是医生视角,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帮助到病患,直至现在,他仍是以一位医生和研究者的身份自居,希望可以做成基因治疗产品帮助到更多患者。


这样的机遇,资本更不会错过。2018年,奇迹之光基金(华大基因旗下)、薄荷天使基金、北极光创投、三家天使投资人参与投资。即便是在去年百家投资机构9成下滑的情况下,纽福斯仍然是个香饽饽。据李斌介绍,一轮融资下来见了几十家投资人,最终选择了红杉资本、复星星未来作为A轮投资者,北极光跟投。资金主要用于纽福斯眼科基因治疗药物的GMP产业化基地建设、基因治疗药物的临床推进以及其他疾病基因药物的研发。

这一轮融资之后,纽福斯马力全开!


最直观的就是高管团队的“大补血”,这与李斌一直秉承“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十分契合。李斌教授仍作为首席科学官侧重研究,新进首席执行官Alvin Luk(陆英明)博士侧重战略,新进首席运营官兼首席医学官张昕主管运营,Ben Chen(陈本仁)作为首席质量官分管符合国际cGMP标准的质量体系建设,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技术官肖溯博士主管工艺开发及生产,而首席技术官Bose Kalampanayil博士侧重临床3期与上市产品的CMC管理及全球基因治疗技术格局分析,联合创始人蔡大波则分管市场及商业运营。


在李斌教授看来,这是国内基因治疗公司团队中的最强阵容,也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团队。


01 建立最强天团


“成为全球眼科基因治疗的引领者”这是李斌教授对纽福斯的期待。


而实现规划的第一步便是找人。基因疗法在我国属于萌芽阶段,高端人才非常稀缺,业内人士介绍,国内更多的是教授、博士后在从事这项工作,而国外多是工业界懂产业化与法规的转化人才。对于纽福斯这样的初创公司来说,有一定难度。那纽福斯是如何实现的呢?这不得不提到纽福斯的另一位“灵魂”人物——肖溯博士,她是天使轮后进入纽福斯的联合创始人。先前在美国辉瑞基因治疗部门、Vigene等公司有十年基因治疗领域的一手经验,对基因治疗工艺开发尤为擅长。


新进的5位高管,也与肖溯本人有很大关联。新CEO Alvin于2020年4月加入纽福斯。他早在2003年便于美国Avigen开始从事基因治疗领域的工作,后于2015年加入Spark Therapeutics。因为敢于打破常规,将一款血友病产品临床开发从传统的临床试验1-2-3 期,改为衔接在一起的1-3期,优化的方案大幅缩短了临床开发时间,并且获得FDA的认可,成为当时基因治疗行业的一个突破性先例。

纽福斯首席执行官 Alvin Luk博士


同在基因治疗领域的肖溯因而关注到Alvin。在肖溯的撮合之下,Alvin也关注到了纽福斯,关注到李斌教授对百余患者历时8年的临床研究,“我了解到他们有负责研究的、有负责CMC生产的,但没人知道如何从研究转化为关键性临床,然后获得产品上市的许可。”Alvin说道,“我的强项就是临床开发,以及如何将其快速推向市场并获得认可。如果纽福斯、李斌教授能让高科技的基因治疗药物的成本使病患可以负担,我绝对希望进入中国的基因治疗领域。”


基于对纽福斯的认可,Alvin决定加入!从过往经验来看,Alvin也是纽福斯的最佳人选。据了解,Alvin从2003年开始领导针对乙型血友病和帕金森氏症进行基于AAV的基因治疗临床试验,加入Spark后,参与了全球第一款治疗眼科基因缺陷的药物Luxturna 的开发和上市申报,并帮助Spark从眼科相关适应证,扩展到血友病、亨廷顿病(Huntington)和Batten病(CLN2)。不止在产品开发的经验,Alvin还同时拥有哈佛大学MBA学位,在战略管理、组织架构建设和产品组合管理方面尤为擅长。


这正是纽福斯所亟需的。


而新COO张昕与Alvin是十多年的“黄金搭档”,在拜耳时就是同事,后来到Biogen就成了搭档,继而在复宏汉霖,直到今天的纽福斯。用张昕的话来描述,“Alvin主外,我主内,早就默契了”。


两个人看似毅然决然的选择,背后却是深思熟虑。“我和Alvin里里外外把两项临床试验的数据翻了好几遍;而一旦进入产品开发阶段,基因治疗核心竞争力在于工艺开发和生产。接触纽福斯的时候,肖溯博士有第一手的CMC经验。早在美国辉瑞建立基因治疗部门开始,便专门负责CMC生产工艺开发;目前纽福斯中试平台建设已经在肖博士的带领下成功完成了首个产品的三批生产,这也是我们选择加入的一大原因。”一直关注基因领域的张昕如是说道。


理性之外,还有医生间的惺惺相惜。30多年前,张昕是国内的一名外科医生,后来到了美国,第一份工作在默克做基础研究,之后转去做早期药物研发、临床试验。从医生到研究人员,从早期中期研发到临床试验,张昕对制药、治疗全流程的全面理解,对于纽福斯这样的初创公司无疑是“雪中送炭”。


很快,Alvin和张昕的作用就得到了体现。自二人加入后,第一件事便是确定基因治疗的瓶颈到底在哪儿?“李斌和肖溯之前一直认为是临床,而以Alvin和我在临床方面的经验,我们认为临床不会有太大问题,但自主的CMC生产能力一定要更强。”据张昕介绍。很快纽福斯便开始了战略布局,在苏州建立GMP生产基地。


本次新加入的首席质量官Ben Chen,负责公司整个国际标准的质量体系建设和管理,此前在基因泰克、君实、药明生物等多家公司有过20多年质量管理经验。于2019年已加盟纽福斯的首席技术官Bose是基因治疗工艺开发、产业化生产、质量研究的资深专家,此前任职于Charles River和Vigene公司。


随着Alvin、张昕等5位高管的加入,目前纽福斯核心高管团队已基本搭建完成,GMP生产基地、临床工作也正逐步推进,一环扣一环,每一环都有对应的高管领衔。不止如此,未来纽福斯还要更强。据李斌教授透露,8月还会有负责全球法规及注册等专业人才加入纽福斯团队。


02 中国基因治疗领域全球“弯道超车”代表


纽福斯迅速“招人建厂”的潜藏词,可能是国内基因治疗即将迎来第一个爆发期。


从药物研发历程上,从小分子到大分子、抗体,再到细胞治疗、基因治疗,Alvin和张昕一致认为,目前是到了基因治疗可以全面开发的阶段,既是机遇,是兴趣,也是共同认知,基因治疗确实是可以帮助病人解决根本问题的医学手段。

一组来自Pharmaprojects的数据显示,在2004-2014年期间,正在进行的基因治疗临床数量几乎没有变化。但近年来,这个项目的数量迅速增长,达到了700多个项目。Evaluate Pharma预测,基因治疗产品的销售额将从2017年的1000万美元增长到2024年的136亿美元,其CAGR可达180%。


那么纽福斯到底处于什么样的角色?Alvin和张昕判断,“纽福斯应该是国内基因治疗走在最前面的,我们定的目标也是要做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基因治疗产品。”


据了解,第一款产品NFS-01基于李斌教授团队大量的体内外研究,利用rAAV2-ND4基因治疗技术治疗Leber’s遗传性视神经病变(LHON)。迄今纽福斯已完成159例LHON患者临床试验,12个月总有效率为56.6%且无任何严重不良反应,相较法国GenSight公司同靶点产品,在安全性有效性上均显示出显著的优异性。 


在LHON的治疗上,国际上尚无有效的药品上市,而全球上市的基于腺相关病毒的基因疗法至今也仅有三款,从这一角度讲,中国的基因治疗发展并没有晚太多,是带领国内医药行业‘弯道超车’最有潜力的种子选手。所以Alvin笑称,“要拉着纽福斯代表中国进入世界舞台”。

据他透露,纽福斯正在加速推进首个产品NFS-01的中美IND申报。另外,“在BD方面,我们并不会等到临床实验结束,才去向外发展。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欢迎探讨合作,尤其是海外市场的对外授权。我们其实现在已经开始接触一些有可能潜在的合作伙伴了。”


值得关注的是,纽福斯将在苏州建设的GMP产业化基地或成为其又一竞争力,因为在AAV基因治疗领域,国内尚无公司建成国际GMP标准的商业化生产基地,而目前国内眼科基因治疗市场,纽福斯竞争对手也还寥寥无几。而据Alvin介绍,受法规限制,国外的基因疗法产品想进中国市场,必须通过中国的生产基地生产,建成具有国际标准的基因治疗生产基地或将为公司广泛开拓合作和跨越性发展带来更大可能。


放眼国际,目前全球有十多家公司从事眼科基因治疗的研发,如美国的AGTC公司,Iveric Bio公司,法国的GenSight公司,英国的MeiraGTx等,每家关注几个眼科遗传病,有重合也有差异,但国内仍是一片蓝海。


虽然缺乏竞争者,但眼科基因治疗市场并不小。据了解,仅LHON适应症全球患者目前共67.5万人,中国有12.6万人,相比其他罕见病,人群基数较大。毒性上来说,AAV眼科基因治疗为全身用药的十万分之一,安全性很高,这也是李斌教授当时选择从眼科入手的原因之一